纸扎店之闲人免进 第三百六十章 感情投资

小说:纸扎店之闲人免进 作者:斯问孙 更新时间:2019-04-16 08:31:24 源网站:笔趣岛
  “当然!”我说。

  “省电视台新增了民生,影视,综艺,新闻等几个专门的频道,正在各地市选拔一些人员,我已经报名了!”齐子矜说。

  “都想到一块了!还说不是知己?”我笑着说。

  “过两天,我就要去面试了!听说这些-频道春节期间就要开播了!”齐子矜说。

  “那祝你马到成功!”我说。

  “你能给我测个字吗?让我心里有个底!”齐子矜说。

  “这就是你今天请我吃这顿饭的目的?”我说。

  “不测也可以!我不强求!”齐子矜说。

  “唉,知我者,莫若你呀!你这招欲擒故纵使的是炉火纯青,让我欲罢不能呀!来,写吧!谁叫我吃人家的嘴短呢?”我装作无奈地说。

  齐子矜莞尔一笑,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个‘矜’字。

  我看了一会儿说,这个字不太好解,一个‘矛’一个‘今’,从字面上看,你现在面对这个决定,心里是有矛盾的!

  齐子矜点点头。

  “你心里有什么矛盾?”我问。

  “你猜!”

  “说实话,我猜不到!”

  “猜不到,就算了!你就说说我这次去能不能成功?”齐子矜朝我翻了个幽怨的白眼说。

  “矜字一个‘矛’一个‘今’,‘今’字拆开就是一个‘人’,再加一点和一拐,从字形上看就是一个人拄着一枝矛站在他人生的拐点上!”

  齐子衿问:“那她该怎么办呢?”。

  “她手里拿着‘矛’,矛是进攻性的武器,当然得勇往直前了!”我说。

  “为什么?”

  “矛是攻,盾是守!进是攻,退是守,所以我们在不知是该进,还是退的时候,会说心里很矛盾!有矛盾就要选择,你现在手里已经拿着矛了,就不要再犹豫了!进就是了!”我说。

  “那结果呢?”齐子衿胳膊肘拄着桌面,用手支着粉腮问。

  “结果会很美好!”

  “为什么?

  “因为‘矜’的本意是指古代的仪仗矛,是迎接贵宾的仪仗!说明你这一去肯定会受到隆重欢迎,马到成功!”我说。

  “就这么简单?”齐子矜说。

  “就这么简单!”我点头说。

  齐子矜听完我的话并没有显得高兴,我说:“怎么了?前途一片光明还不高兴?你有什么心事吗?”

  齐子矜低头说:“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

  我看了她两眼说:“原来你心里的矛盾在这里!首先你要知道,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女子有才华,但不以才华为傲,含蓄内敛才是美德!另外你还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有了才华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用你的才华造福社会才是正道。”

  “我心里的矛盾不是这个!不过,谢谢你这么支持我!”齐子矜说。

  “不用客气,你帮我的更多!我无以为报,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我说。

  “不管怎样,我还是从心底感谢你!知音难觅!”齐子矜说。

  “既然是知音知己的话,等你当上了省电视台的主持人,我有事求到你,你可别把我拒之门外呀!”我说。

  “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早有预谋一样?”齐子矜看着我说。

  “没有,你多虑了!我这是感情投资!”我说。

  “你的投资眼光还真长远,可你对我付出什么感情了吗?”齐子矜说。

  “呵呵。”

  “你呵呵什么?”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感情这东西,总在潜移默化中慢慢生长。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算是知己了!感情投资已经成功了!对吧?”

  “那我算是你的红颜知己了?”齐子矜问。

  “嗯!我是你的蓝颜知己!”我说。

  “那我是红,你是蓝了?”齐子矜眨着眼睛说。我虽然感觉她是在挖坑,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哥哥说,他们演习的时候,分红方蓝方,然后红蓝对抗,双方都是使尽一切手段争取胜利。你说,你和我互为红蓝知己,是不是意味着我俩将来会打起来呀!”齐子矜笑着说。

  原来坑在这儿呢!不过这坑不大,我还能轻松跨过去。

  我说:“你这个比喻其实挺恰当的,在军演中,红蓝双方归结到底都是自家人,他们平时互相了解,互相研究,是为了能做到知己知彼!无论他们对抗的结果是什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互相促进,共同提高。在面对外部威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团结对外的!就像你和我,你帮我分析过我未来的事业走向,我帮你考虑过你将来的职业规划,我们的目的都一样,就是希望对方变得更强更好!如果将来我们遇到风险和困难,我希望我们能携手迎接挑战!”

  “你这口才,要是去搞传销,绝对会成为一代宗师!要不,我跟我爸爸说说,调你去宣传部!或者市政府办公室,怎么样?”齐子矜说。

  “工资多少?”我知道她是开玩笑,就随口问道。

  “和我差不多,基本工资大概六百多一个月,加上各种津贴,大概能拿八百吧!”齐子矜说。

  “和我送三趟扎纸挣的钱差不多!我一个月能送十五到二十趟,所以没有三千以上的月薪,我是不会考虑的!”我笑着说。

  “哇!你挣得那么多?”齐子矜瞪大了杏眼说。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马上说:“哦,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吹了个牛!那是毛收入,我还得扣除房租,水电费和养车的油钱,保险等等,到头来其实也剩不了多少了!”

  “不用掩饰了!你还有小蛮腰的收入呢!”齐子矜说。

  “小蛮腰?哈哈,除了聘请的教练和其他工作人员有工资,我们三个股东是义务劳动!截至今天,小蛮腰还在负债运营。回本赚钱,那得在两年以后!”我说。

  “我信你个鬼!”齐子矜撇撇嘴说。

  “不信我也没办法!你哪天去面试?”我转移话题说。

  “下周一面试,我星期六就要走!”齐子矜说。

  “用我送你吗?”我随便客气了一下。

  “行!周六晚上十点的火车!你送我去车站吧!”齐子矜说。

  “啊?晚上十点的火车?”我有些意外。

  “对呀!这是往上海走途径省城的,还有一趟往北京走途径省城的,更晚!发车时间是凌晨十二点二十分。大晚上的我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去送,而且打出租车我也有些害怕!怕遇到不良司机!”齐子矜说。

  “行!我去送你!”我只得含泪接下自己揽来的苦差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骑士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纸扎店之闲人免进,纸扎店之闲人免进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8 骑士书院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