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玄幻 > 通灵战神 > 第六十五章:水牢之灾2

通灵战神 第六十五章:水牢之灾2

作者:2222wo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18 09:48:11 来源:飞卢小说

弥勒吴好生奇怪,这妮子怎么一下子态度转了向?一面却急忙答道:“小兰,我弥勒吴又不会飞,当然还在这里等你的‘大馒头’哩!我等你等得好心焦……”

他正摇头晃脑地嘻嘻哈哈地说着,一个个的石头砸了下来。等他发现那不是馒头而是石头时,他的脑门上已起了好几个包,才知道她小兰是个颇有心计的人,并不是不知道他弥勒吴说的那语意双关的话的意思,无非是向他王憨一样,想打打她的俏皮,吃吃她的豆腐。

他没想到,她这黄毛丫头竟是个城府较深的老黄角,对他说的话好像不在意,一不显山,二不露水,装作好像没听懂他说话的另一含意,倒使得他没有对她警惕,弄得他倒在她的阴沟里翻了船,落得个丢人现眼,才领略到她小兰的厉害,气急败坏地说:“你个臭丫头,死丫头,你怎么像夏伏天的天气,说变脸就变了脸?这可是真的石头,不是馒头哇!行了,行了,哎哟,哎呀,你不要再砸了行否?我的姑妈,姑奶奶,再砸可是会砸死人的哪!我若是被砸死了,你家主人会愿意你吗?”好一阵,那雨点般的大小石头总算停了。

“弥勒吴,你不是嫌我的‘馒头’小不够吃吗?怎么现在大的来了又不要了呢?我还特意给你‘妈妈’,你可尽情的吃,尽情的喝,做个听话的孩子,若是不够的话,我可再去拿,这玩意多的很哩!”

弥勒吴被她戗得直翻白眼,又加之这水牢里乌漆麻黑的,既是他眼力身法再好,人在水里可不是在平地,一个躲闪不及,就会挨上砸的石头,弄得他叫苦连天,狼狈不堪,气喘吁吁地大叫道:“够了,够了,谢谢你的硬馒头,我已吃不消啦!”

“哼!给你馒头你不吃,还想吃豆腐,我就知道你和他王憨是同一个德行,真是啥人找啥人,堂客要找半啦门,都是个贱货,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贱货,不给你们一点厉害,只怕以后别人被你们两个卖了,还会帮你们数钱呢!现在你知道了吧,并不是只有你们俩聪明,把别人都当成傻瓜。”

弥勒吴陷入水牢,气出不来,本想打打她的俏皮,吃吃她的豆腐,作贱作贱她,也算报复了她,达到自己心灵的满足,也算是精神胜利法,没想到把她看做小雏,倒是自己看瞎了眼,别看她年纪轻轻,豆蔻年华,倒是阅历非浅,有着相当的社会经验,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由其可推测出其女主人定是个相当厉害的女人。

这时他后悔了,为自己的冲动,嘴上的一时快活,竟招致她的报复,真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顾不得回答,也不敢回答,唯恐她再用石头砸下来,若不是水牢里黑暗,她看不着他的身影,否则非被她砸死在水牢里不可。他之所以不回答,是怕她朝着发声的地方再砸石头,前车之鉴,还是黬默为好。

他正在低头乱摸,希望能找到一些刚才被自己已经撕碎的馒头来充饥,因为他已经晓得这小兰是绝不会再拿馒头丢给他吃了——当然是真正的馒头。人到饿到实在受不了的时候,都会饥不择食,只要能充饥,什么都会吃。弥勒吴此时后悔不该把那两小馒头给拋弃在水里,现在又找,哪里还有一点馒头的影子?找不到馒头,只好作罢。

“怎么听不见你说话?死了吗?”

弥勒吴闭口无言,心想,我就是死了,看你怎么办。

“弥勒吴,弥勒吴……”

……

“哎哟!我的天!难道真的死了?这……这该怎么办!这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对主人说?这……”

……

小兰感到六神无主,带着哭腔说:“弥勒吴,弥勒吴,求你别吓我!我不再用石头砸你了。弥勒吴……”

弥勒吴知道她不是想置他于死地,因为他死了,她无法向其主人交差,听到她不再用石头砸他,才装做苏醒的样子,慢悠悠地发出呻吟声,喘气片刻,抬头问道:“兰姑娘,你刚才说王憨怎么啦?”

“不要再提他,反正你们两个没一个是好东西,全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混蛋无赖!”

“那么,我被陷进水牢,受你欺负,全是他王憨对你不恭给我带来的祸了?”弥勒吴已意会到了什么,却想求证的再问。

“不错,你不是说你和他是肝胆相照吗?而且说他的事也是你的事吗?所以他闯的祸,后果就要由你来负责了。”

弥勒吴总算明了事情的起因,现在心里真是恨他王憨,叫你去跟踪那荣氏夫人,你竟跑来奉南县城首富付如山家里,与她小兰缠绵勾搭,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她,竟然把对你的气撒在了我弥勒吴的头上,让我来你受过顶缸。

弥勒吴越想越感到窝囊,他王憨痛快过后,拍拍屁股走路,自己跟在后头替他收拾烂摊子,这未免是太离谱了吧!

他思虑片刻,争辩道:“兰姑娘,你这,这可有点过份了吧!他王憨的帐怎么能记在我的头上来呢?若是他怎么怎么了你,也说是我的事吗?再说,你现在气也应该消了吧?是不是可以把我用绳子拉上去……哎哟,哎哟,这里面的水还真凉。”

“水凉?要不要我弄桶油倒进去,然后再点把火给你加加温?那么水就不凉了,想出来?作梦吧!”小兰又恢复了常态,因为她知道他弥勒吴没有死,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那你……你总不能关我水牢里一辈子吧?”

“本来是可以让你出来了,毕竟他王憨的事不能全落在你的身上,可是我发现你竟然是和他王憨是同一路货色,嘴里没好话,出言就损人,占人家便宜,今就得教训你一下,以后好好学乖,对不起,恐怕要多委屈你两天了。”

“兰小姐,兰小姐,(居然从小姑娘,到死丫头、臭丫头,变成了姑娘,现在又随机应变升了一级成了小姐)我为我对你的出言不逊向你赔礼道歉好吗?我知道我和王憨都有这个毛病,可一见女人,就是管不住这张嘴,其实并没恶意。呃!这个……这个……若再泡下去,真会把人给泡烂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既然知道错了,就得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求求你行个好,是不是可以……可以免了那两天,让我现在就出来?”弥勒吴好不容易,支支吾吾的把意思说了出来。

他知道凡是女人没有不心软的,只要男人多说两句好话,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譬如说两口子打架,男者把女者打得痛哭流涕,男者只要拿得活,再对她好言相劝,说自己一时在气头上打了她,可却是疼在了自己心里,保证以后不再打她,若是不解气,就让她打过来,抓住她的手朝自己身上打。那么满天乌云就会云开雾散,女人不会再哭,也不会再闹,和好如初。

正如说,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俩口打架不记仇,白天吃的一个锅里饭,夜里睡的是一头。夫妻两人若能白头偕老,都应该互相体谅,互相关心,自己吃饭还有咬舌头的时候,何况是过日子呢?

小兰听到弥勒吴说话服了软,心也有点软了,缓和语气道:“念你承认错误态度诚恳,我就原谅了你,本想放你出来,可是我已把你到我们家事告诉了我们夫人,我们夫人要人传话回来,不得放你出去,待她回来……所以然我现在已做不了主。”

弥勒吴差点气晕了过去,心中暗暗骂道,日死你个狠心歹毒的夫人女人,我与你一无怨,二无仇,为何要这么对我?难道是留我陪你睡觉吗?等到你回来,我就要泡烂了!

弥勒吴把恨压在心里,声音暗哑地道:“既然你们夫人不在,那么王憨呢?王憨不是和你家二夫人下棋吗?请你告诉他……”

小兰有些嗫嚅道:“那是我骗你的,其实他早就走了,我家也没有什么二夫人,而我们的夫人现在‘梅花山庄’她的一个门中密友家里,不过你放心,她说过等她两三天,最多四、五天她会回来。”

弥勒吴一听小兰说弄不好还要四、五天她的夫人才会回来,心里咯噔一下又凉了一半,拍额凄楚说道:“你……你刚才不是说你家夫人两、三天就会回来吗?怎么现在却又成了四、五天了?我的天!待等到你家夫人回来的时候,我已成了腌萝卜啦。”

“不会有那么严重啦!以前有人在这个水牢里整整关了一个月,出来后还不是没有死。我看你这么胖,瘦瘦身也好。在说我又不是夫人,她要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来你也是铁了心,不会让我出去了,小兰,(由小姐又回归到小兰,语气又变为不恭)这一会我也赔礼道歉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别忘了,我还饿着呢?“

小兰有些好笑说:“你等着,我这就去厨房给你拿馒头去,记着了哟,以后嘴皮子不要那么再缺德,若是碰上了别人,可就没像我这么好说话哩!”

弥勒吴恨得牙痒痒,心说,拜你死妮子所赐,我才陷入水牢受苦,老子不领你的情,进而也埋怨起王憨来,若不是你来招惹了她,我也不致于招致这无妄之灾。

这回小翠丢下来的真是馒头,又大又萱的馒头。弥勒吴一面吃着,一面又和小兰聊上了:“其实你家夫人也真是的,她让我出来等她就行了,干么非要我在这水牢里泡着?若是怕我跑,也可以把我绑起来嘛。”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夫人是这么交待的,我也不敢违抗她。”

“你家夫人多大年纪?”

“咦?你不认识我们夫人?”

“见鬼了,我这是头一次来到这奉南县城,我怎么会认识你家夫人?”

“可是我家夫人却认识他王憨。你既然说是他王憨的朋友,怎么会不认识我家夫人?而且据我想,我家夫人好像也认识你。”

弥勒吴点点头道:“嗯!你既然这么说,我想我会认识的,你家夫人叫什么名字?我是说她未出嫁时的闺名,因为她那老公付如山我并不认识。”

“我家夫人叫孙飞霞。”

什么?什么?弥勒吴听到孙飞霞三个字,急凌凌打个冷战,竟把手里拿的馒头掉落到水里,看情形是注定要挨饿了。他像失了魂一样,喃喃自语:“会是她?怎么会是她?难怪她认识王憨,难怪她不让我出水牢……”他似乎明白了一切,可是却晚了。

孙飞霞这名字就像一记重鎚敲在了他心坎的深处。她那明亮的双眸,她那迷人的微笑,她那诱人的燕语莺声,她那窈窕耐看的倩影,一下子浮现在他的眼前,缠绵悱恻,挥之不去,心说,她嫁人了?她过得好吗?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回忆起与她那一往之事,心里感到歉疚与不安,既然她嫁了人,还能说什么呢?本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到这个名字,谁知现在不仅听到了,而且她不久就会回来。她回来后一定要见他。他见面该怎么向她做以交代呢?于其说不清道不明引起伤心,倒不如不见。

他在水牢里待了那么久,都没有想到要立刻逃出去,为什么现在他却迫不及待的想要逃出去呢?爱一个人为什么又要躲着她呢?难道说他知道孙飞霞要杀他?这似乎不太可能。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他有对不住她的地方?除了他自己外,恐怕谁也猜不出来。

小兰又把水牢上面的盖子盖紧了。被关在这水牢里的弥勒吴,如果没有外人的帮助,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他来到这里陷入水牢是没人知道的,因此想要靠外人的帮助,更是不可能的事。

正是,生死未卜陷水牢,弥勒吴寒内心焦,不知见她怎面对,望看下章既知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