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玄幻 > 通灵战神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旁敲侧击 求收藏

通灵战神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旁敲侧击 求收藏

作者:2222wo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14 13:47:02 来源:飞卢小说

且说孙飞霞与李彬两人勾心斗角,像兽一样的疯狂之后,在停歇喘息的时候,免不了两人为了完成神秘人交给的任务予以勾通。

孙飞霞眨巴了下眼睛,沉思之后,缓缓的开了口:“我看她皇甫玉凤那个女人颇有心计,好像身在曹营心在汉,是不愿跟我们走一条道的人,对我们来说,迟早会是个麻烦,事实明白着,她是胳膊肘儿朝外拐,这一点不用我说,我想你也一定知道。”

孙飞霞停住话,微仰起头,虽然观察着大少李彬的反应,但却无法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他内心的想法,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是向潘或是向杨,于是叹了一口气,激将道:“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杀她,但你可要想想你的处境,常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可是为自己而活着,你若违背那神秘主人的指令,你会有什么的后果,就事论事,为确保你、我平安无事,她是非杀不可。”

大少李彬踌躇不决说:“我知道其中的厉害,只是,只是这么美的女人,谁能下得了手?”

孙飞霞坐起,侧头吃醋的看着他,反唇相讥说:“你这家伙倒是有花心,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该不会告诉我,你已经爱上了她吧?”

大少李彬耸了耸肩,茫然地道:“你说哪里话,常说龙配龙,凤配凤,向我们这种表面是人背后是鬼的人,咱们俩才能厮混在一起,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孙飞霞释怀地说:“你知道就好,再说那丫头也决不会成为你口中之食,你只有馋涎欲滴的痴心妄想,据我所知,除了......除了那一个人外,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出谁能让她心动的人了。”

大少李彬当然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指的是谁,虽然只是轻微的颤动一下,孙飞霞却能感觉出来他内心的矛盾与不安。她看着他,反问道:“还没有他的消息吗?”

大少李彬摇了摇头,疑虑不安地说:“虽没有他的消息,可是我总感觉到他的一双眼睛就在某处看着我,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孙飞霞嘲讽地说:“我们在暗处做的事他怎么会知道?就向我们现在窝藏在你家里正在苟且偷欢,商议秘事,只有你知我知何人能知?我就不信他有什么千里眼,顺风耳。你是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你是他的哥哥,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你就那么的怕他?”

大少李彬被孙飞霞呛得十分尴尬,脸红耳热,突然发恨说:“笑话!我怎么会怕他?我恨不得能将他碎尸万段......不要提我是他的哥哥,我没有他这种背亲忘祖的狠心肠的兄弟。”

孙飞霞不怀好意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扇风点火地说:“他是我们主要的敌人,我想你不会忘了他毒害了你的儿子吧?况且他还强暴了你的妻子,这害子之仇,奸妻之恨,想你若是个男人,必定忘不了这奇耻大辱,为雪你心中之恨,只有除了他,再拿到‘罗刹令’牌,我们的任务就可达成,这天下可就是我们两人的了!”

大少李彬默默无语,因为他想起了儿子,那个天真无邪逗人喜爱的儿子......

孙飞霞看大少李彬呆若木鸡,陷入沉思,轻推了大少李彬几下,询问道:“喂,喂,你这人怎么啦?在想什么呀?”

大少李彬回过神来,喃喃地说:“没什么,没什么。”

孙飞霞问道:“我在问你,你准备什么时候放了皇甫玉龙?还有那位‘鬼见愁’郑飞,要把他怎么办?”

大少李彬思考了一会道:“你不是说她皇甫玉凤非得先看到皇甫玉龙回去才肯交出她那一块珍藏的千年古玉吗?那就早一点放他皇甫玉龙回去好了,反正他那个人又不会武,也起不了什么作用,‘鬼见愁’郑飞,我看可暂时留着,将来也许还有用处。”

孙飞霞背靠墙拉了拉被子,沉思片刻,疑惑地说:“奇怪,‘罗刹令’要正反两面合一,才能号令天下,为什么那个蒙面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神秘人,只要我们找皇甫玉凤收藏的那面古玉?还有一面在哪里?”

大少李彬急凌凌打个冷战,惶恐不安地说:“你说话小声点,以防隔墙有耳......”

孙飞霞撇了撇zui,悻悻然说:“怕什么?他总不会躲到房顶偷听吧?除非你心怀叵测,打我的小报告,我告诉你,其实就算你打小报告也没有用,因为他对我们俩根本就不信任,要不然他也不会用那么yin毒的法子控制我们了。”

大少李彬说:“我怎么敢打你的小报告呢?我也知道我们只不过是他的使用工具,生命都在他手里握着,犹如一根线上拴的两只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这远近薄厚,我还是分得清的,我们俩才是同病相怜......”他说着,沉吟片刻,猜测道:“谁知道另一面在哪?我曾经问过皇甫玉龙,他却说他爹‘神医武侠’当年只留下了一面......管他的,找一面总比找两面好找,何况说不定那幽灵似的神秘人已经拥有另一面了。”

孙飞霞叹了一口气,颓丧地说:“算算日子,三个月的期限快该到了,这件事最好赶快进行,要不然到时候交不了差,我们可不好受,那种噬心的痛苦,可不是我们血ròu之躯所能承受得了的......”从她那说话的语气,看她那惧怕的眼神,既可知道她对其幽灵的神秘人有多么大的畏惧与惊恐。

大少李彬狐疑地问:“天下男人没有不近女色的,那人到底是谁?难道连你这漂亮美眉的女人也会不知道?”

“鬼才知道,每次他的指令都是要人传送的。”孙飞霞一提起那幽灵似的神秘人,脸上就现出一种骇然的神色。

大少李彬诡秘的一笑,旁敲侧击说:“假如......假如有一天,你若......”

孙飞霞接口道:“假如有一天我要死了是不是?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屙啥屎,所以我再次告诉你,我若死了,你也活不成,正如你说的,咱们是一条线上拴的两只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这点你也最好要弄清楚。”

大少李彬的心沉了下去,陷入深思......

孙飞霞抢白地说:“你啊,连自己的命都是人家的,还打什么歪主意?连我都着了人家的道,除了认命外还能做什么?归根结底,还是心里有恨给惹的祸,因一时的气愤而丧失了理智,人家偏偏看上了我们这一点,才引诱我们上了他的船,如今受其挟制,还能逃脱他的羁绊吗?为今之机,只有认命,听从摆布,走一步算一步,浑浑噩噩过日子,借以麻醉自己吧!”她说着,黯然失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与他陷入沉默,虽然勾心斗角,有着不同的思虑,但也有着相同的遭遇,那就是因恨而生报复之心时,受到了他人的利用,在其花言巧语的诱导下上了贼船,当醒悟时已晩,因为他们已受到了控制,若不俯首听命,叫干啥干啥,就会受到严厉惩罚,遭受到生不如死的摧残。

为此她索性来个破罐子破摔,他来个得过且过,既然是命运捆在了一起,便沆瀣一气,来一个你情我愿的麻醉。夜已来临,屋外虽是寂静无声,屋内却是“鸾凤和鸣”,给无聊的夜晚增添了乐趣。

房顶上没人偷听,可是房外却有个人站得远远的,他就是管家秦老伯,他手上托了一个托盘,盘中放着精致的点心,有千层玫瑰色糕点,还有鲜ròu汤包,以及鸡丝细粉。他来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只有他自己清楚,但从其托盘中的点心看,应该是晚饭前就来了才对。

屋内的两人均是耳目灵敏的高手,为什么他们会没发觉他?那只有一种可能,人在JiQing做专心于“浑然忘我”的事情时,就算有响亮的脚步声,恐怕也很难听得到。

秦老佰只是一个十分瘦小的干瘪老头,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他不敢上前,是因为听到二人谈话正在兴头上,不敢上前去打扰,然后听到二人缠绵的做那事,更不敢惊扰他们两人的好事,于是他回过身走了,并且一面走一面摇头叹息。

这里是李家堡,他虽是管家,但也只是个下人,怎敢过问主人的事?就算知道大少变了,变得神秘莫测,不可理喻,即使知道他同时带回几个女人,和几个女人ShangChuang,他作为管家,除了摇头叹息,还又能做什么呢?

他预感到李家大祸欲要来临,想到老主人在临死前殷殷嘱托给他的话,说李家大少和二少是从小他看着长大的,其中两兄弟之间的隐秘,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老主人再次嘱咐他可要照看好李家俩孩子,劝他们俩兄弟要互相帮助,为光耀李家门庭,结交武林豪杰,走正道,老少不欺,扶危济困,扶弱抑强,他才可以安然的辞世而去。

他答应了老主人的要求,为照顾大少、二少费尽了心血,可事情往往出人预料,难遂人愿,事与愿违,大少和二少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矛盾,难以解开,大少是心地狭窄,报复性强,而二少心地良善,心地宽广,没有城府,二人便生出了那许多令人触目惊心的事事非非,令老官家为之坐卧不安,预感到其两兄弟终有一天会刀枪相见,欲拚个你死我活。

老管家为之如坐针毡,不想让李家兄弟反目成仇,可他一个管家,能有回天之力挽救李家吗?若知后事,且看下章分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