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玄幻 > 通灵战神 > 第一百三十三章:力敌众人

通灵战神 第一百三十三章:力敌众人

作者:2222wo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2-03 09:59:13 来源:飞卢小说

昏黄的一盏油灯照在那昏黄的墙上,给人留下了孤寂和凄凉,正是,孤灯闪闪照墙影,伴人相守甚伤情,岂知屋内人睡眠,似睡非睡惊已醒。王憨虽昏昏沉沉想睡,但岂能入睡,因为他知道屋外有了动静,听到窗外的梧桐树被风吹得飒飒作响的同时,竟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停在了王憨的房外。

王憨顿然精神振作起来,一往的疲惫顿扫而空,折身而起,灵敏的弹指震熄了屋内的油灯,用犀利眼光注视着屋外的动静,躲在暗处,已无声的做好了防敌的措施,心想果然不出所料,报复的人来了,没想到竟来得这么快,自己的行踪竟被其很快查到了。

屋外人说道:“‘快手一刀’,你不用像乌龟样的躲着,若是狗熊,就不出来,要是个光棍汉子,就出来与我们见面,我们等着和你要算笔新帐......”

王憨悄无声息的来到窗户边,来个木匠吊线的方式,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从窗隙中望出去,夜色里屋外竟然黑压压的站着一片人影,把这个客栈小小的天井挤得满满的。

王憨虽然想到有人会来报复,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果不其然人来了。这个时刻,这种情景,王憨当然知道来的人绝对不是串门子,是来寻衅闹事。他紧抿着双唇,不含一点感情的注视着门外的人,有着万般无奈,心里十分的反感,暗暗骂道,你们这些家伙不是人,竟连让我睡个好觉都不让,还如此嚣张,出言不逊,我王憨顶天立地的汉子,生而何憾,死而何惧,岂能怕你们这些杂毛的威吓?他便开了门,挺身而出,站在众人面前。

他傲骨凌人,此时气定神闲,不愿多想,毕竟他知道,世上有许多事情该来的时候它就来了,不该来的时候,你就是想,望穿眼,它还是不来,也就是说,是福盼不来,是祸也躲不过去,只有听之任之,顺从自然,所以他傲然屹立不说话,在等着这一大堆人说明来向自己寻衅的原由。

“果然是你‘快手一刀’,你竟然没死?没死?算你命大,很好,很好,你这回......”

别说是王憨,谁也听得出来说话的人,巴不得王憨早点死。王憨仍然无动于衷的不言不语,用冷冷的目光,像两把利剑一样的直逼视着说话的人。他不知自己的死与不死与他何干,也更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怎么消息灵通会聚集在一起的。

说话的人是个武师打扮的中年汉子,他显然是被王憨那视死如归,凛然正气所震慑,被王憨那犀利的目光逼视得有些胆怯,不自觉的退后了半步,旋即想到不能让人看出胆怯,又胆气一壮的前进了一步,以示自己别树一帜,高声说:“你......你不要装模作样,装神弄鬼,我们这没人含糊你......”

王憨看了看院中众人,又看了看屋顶的人影,显然是来人已做好了准备,撒下天罗地网,予以把自己擒拿,便毫无惧色,心说,凭你们鬼蜮伎俩,能置小爷我于死地吗?冰冷冷地回答道:“我知道你们不含糊我,说吧,你这连阎王爷都不肯收的半吊子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总不成尽说些废话来打扰我的睡梦吧?”话不仅冷得怕人,而且还有着窝囊人的味道。

中年汉子受不了王憨的窝囊气,不由得怒不可遏,暴跳如雷,吼道:“‘快手一刀’,你......你不要逞口舌之快这样窝囊人,你最好看清楚......”

王憨不等对方说完,冷冷带笑截话道:“我当然看得很清楚,瞧你们的样子,总不会是为你家大妹子来向我说媒提亲的吧?那好哇,你们家有几个妹子,我全收......”

中年汉子已被气得发抖,心血上涌,说不出话来,憋气得只会说:“你......你......”他没想到王憨竟是灵牙利口,说出话来如此伤人,敢情他事先没打听清楚,和他“快手一刀”谈话,一定事先有心里准备,否则气出了病,只有自认倒霉的份,还得自做自受。

王憨双手相抱,鄙夷地看着他,显得不屑一顾,嘲谑地说:“你大妹子漂亮吗?能否让她来让我见识见识,来个先尝后买?”

中年汉子疯了般地破口大骂:“他妈的,狗东西,你什么玩意儿,‘快手一刀’你以为你是谁?你这个黄毛未褪臭乳未干的混蛋,我他妈的‘飞天狐’混迹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窝在哪个龟洞里,你......你这胎毛尚未退尽的杂种......”

此人确实气得失去了礼制,要不然他怎么敢如此开骂?若是搁在一往,王憨未待他骂咧咧,早就出手杀了他,奇怪的是王憨竟然破例,也能忍受对方的谩骂,他仍然现出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斜睨着对方,面色奇冷,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好像在与对方比定力。隔了会后,“飞天狐”看王憨无动于衷的不言不语,面红耳赤的呐呐停住了口。

王憨这才摇了摇头,嘲弄地说:“‘飞天狐’你这狗杂种,难道真的一点风度也没有?如此小肚鸡肠,令人唾弃,你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该不会‘狗掀门帘’——全凭你一张嘴闯出来的吧。你身为江南总教习,怎么说着就满口喷起大粪了?也不怕辱没了你的身分?”到现在王憨才知道对方是江南总教习“飞天狐”曹一昌,却不明白什么时候和他结下了梁子。

“飞天狐”正欲反唇相讥,夜色里从人群中走出来三位道装人物,其中一名面容清癯留有长须的人开口道:“曹道友,何必与此人一般见识......”

“飞天狐”见三人现身,委屈地说:“道长,您是看见了,这......这家伙高傲得......”

面容清癯的长髯道士抬手阻止了“飞天狐”欲说之话,安慰道:“莫急,也莫生气,贫道明白,明白......”然后注目着“快手一刀”王憨,揶瑜说:“小道友好锋利的一张嘴。”

王憨一见这三名道装人士,心里一沉,已有一种不详之感,感到遇见了劲敌,却不示弱道:“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王某一向如此,尤其是在双方处于敌对的时候——道长可是‘武当’......”

面容清癯的长髯道士用手捋了下长须答道:“不错,贫道正是‘武当’玄云,此二位乃是贫道师弟......”

王憨没想到连武当的三剑客也来了,看来此事非比寻常,必有一场血腥大战,内心虽然已苦到极点,但嘴上仍然淡定地说:“我知道,二位可是玄尘、玄嗔二位道长?”

“不敢,不敢,小道友好眼力。”玄尘、玄嗔二位道。

好眼力?妈的,你们三个牛鼻子老道一个个都板着死人脸,自鸣清高,一付目中无人的样子,白痴也能想到你们是谁。王憨心里窝着一把火,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玄云道长问:“小道友可是‘快手一刀’?”

王憨很想骂一声“废话”,想人家总是武林名宿,也得给人家留得面子,便点了点头道:“不错。”

玄云道长目现精光,严厉的接问道:“‘长江水寨’被小道友你给挑了?”

王憨心想江湖上的消息传的还真快,只得又点了点头,慷慨激昂地说:“不错,正是王某所为。”

“你不觉做得太过份,太赶尽杀绝了吗?”玄云有了些激动。

“我不这么认为。”王憨说着手已抱胸,这是他出手前的姿势。

“好、好、好,小道友果然快人快语,看样子‘快手一刀’的死虽然给武林留下遗憾,但你‘快手一刀’活在人世上,更是武林祸害。贫道今日特来为‘长江水寨’‘混江龙’讨回公道,你出手吧......”玄云道长三个“好”出口,剑已出鞘。

王憨有着一丝疑惑,正想再问玄云道长,可时间已来不及,因为他已看到“飞天狐”曹一昌手执一把“鬼头刀”,挟起一阵风袭击而至,容不得他半点分心,只有全力以赴的应敌。

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拼战,好像世上所有莫名其妙的事情,王憨都必须要凑上一脚,有的是自己莫名其妙的碰上,有的却是他人莫名其妙的碰上了自己。王憨对此经历早已习惯,他一不惊慌,二也不再急着解说,对其突发而至的“鬼头刀”最好的方法就是反掌做刀,猛力击削。

谁也想不到,王憨的手竟然出其不意会有那么的快法,几乎在接触到“飞天狐”的刹那之间,王憨倏地侧身已闪过“飞天狐”由上削下来的一刀,姿势闪得干净利索,而其“飞天狐”却真正像一只飞天狐狸,蓦然弹起老高,而且鲜血已从他的身上喷溅洒落......

“掌刀出手索命,无命空手不回”,在场众人已想到“快手一刀”的掌刃利害,他们只祷念希望那只是传言,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没人想到他竟是如此的骇惧,只见他一伸手,不知怎么的江南总教习“飞天狐”却莫名其妙的受了重伤,没人想到去救“飞天狐”,时间那么的短促,也没有人救得了他。

可惜的是,传言有时候却是事实,因为“飞天狐”的身体从空中落下,凡是活人都已看得出来他已经变成了死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恐惧与悲愤,扪心自问,下一个死者又是谁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