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玄幻 > 先驱大骑士 > 78.传奇级斗气

先驱大骑士 78.传奇级斗气

作者:圈纹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2-30 15:45:46 来源:武林中文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50Z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漂亮!”贝蒂夫人和修斯异口同声地叫道。

盖尔呵呵笑了一下,将餐刀伸到餐桌中央,然后又将裹在餐刀上的斗气收回,银制餐刀在恢复本身形貌的过程中,竟然渐渐化成一篷银分,星星点点地飘落在桌面上,这再度引起母子二人的惊呼。盖尔似乎很享受这种气氛,转眼又把餐叉也弄成了一堆银粉。

“传奇级的斗气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了吗,竟然把金属变成像沙子一样松散?”修斯急忙追问,作为剑士,他还是最关心这个问题。

盖尔略显得意地摇摇头,说道:“修斯,你想错了,这可不是运转斗气的结果,而是银制材料已经不能承受高质量的斗气了,仅仅是包裹在材料外面,斗气中强大的力量都会侵蚀材料的本质,如果换成是灌注的话,刚那柄餐刀连一眨眼的时间都坚持不下来,就会爆裂的。”

“啊!”母子俩又是异口同声地惊呼。

“传奇的力量当然不止于此,刚刚那些连最粗浅的都算不上,如果有办法,我真想让你们看看我现在所看到的世界,世界的本质比世界的表象更加美丽,呵呵,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美丽。”盖尔颇有些遗憾地摇摇头,踏入传奇层次后,世界在他眼中成了另外一番样子。如果把原来的视界比喻成黑白色,那么现在他眼中的世界无疑是彩色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生动活泼,鲜艳分明。

“唉!”母子俩闻言一起叹气,脸上充满羡慕和遗憾。

不过,贝蒂母子俩也没有遗憾多久,传奇这种站在大陆穹顶的大人物,上百亿人类里也不过几十个而已,这种动辄一剑可斩一军,一法可毁一城的绝世强者,有一个能出现在自己家里,已经是战神的衷爱了。如果还要贪心,就连他们自己都会看不下去。所以,简单短暂的遗憾之后,母子俩立刻又高兴起来,餐厅里欢笑声连连。

饭吃到一半时,修斯突然想起自己的中期考核,他立即跟父母说道:“父亲,扫荡灰狼人的队伍已经到哪了,战斗开始了没有,如果赶得上的话,我想立即过去。”

贝蒂夫人立即沉了脸色,她把刀叉往桌上一拍,不悦道:“胡说什么!你才刚刚恢复,身体还很虚弱,哪里就能上战场了。不行,我决不会同意你去的,盖尔,你什么都不要告诉他。”

修斯在说之前就知道母亲肯定是这个反应,他朝母亲笑了笑,又说道:“妈妈,我已经完全恢复了,这点父亲可以作证。而且中期考评很重要,这关系到......”

“不行就是不行,就是关系到毕业考评也不行!”贝蒂夫人有些恼了,“就算你毕不了业,你父亲身为传奇强者,足以为你找一个很好的位置,学校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身体。咱们家眼看就要发达起来了,我们怎么能看着你深入危险之地?”

修斯有些急了,他突然发现母亲似乎开始有不讲理的趋势,他立即把头转向父亲求助。

“夫人......”

“不许说话!你们父子俩,不要试图惹我生气。盖尔,别说你是传奇强者,你就是圣域强者我也不怕!”贝蒂夫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口气越来越重,盖尔缩缩脖子,回儿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然后悄悄埋下头去吃饭。

修斯顿时一肚子闷气,勉强扒了几口饭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餐厅回房去了。盖尔看着儿子的背景叹了口气,贝蒂则仍然冷着脸,一刀一刀地剁着盘里肉块,似乎不把它切成碎末儿就不罢休。

“为什么如此生气?”待修斯离开,盖尔起身坐到夫人身边,圈着她的肩头轻声问道。

贝蒂夫人脸上的冰寒突然消逝,脸上满是后怕悲伤的泣容,倚靠在丈夫怀里,她哽咽道:“我只是害怕,这一次,我们差一点就失去了儿子,盖尔,我们只有一个儿子,如果没有他,我以后该怎么活下去?”

夫人的话让盖尔很是自责,的确,这一次因为他的原因,儿子修斯确实经历了一次生死危机,如果不是儿子自己走运,身边有莫名的力量在帮助他,这一次,他几乎死定了。想到这一点,盖尔自己都不寒而栗,后怕不已。不过,盖尔毕竟是男人,他不会只考虑危险,他还看到危险之后的收获。

“唉,夫人,可是你这样强硬地拒绝修斯,恐怕也没什么效果,咱们的儿子,你还不知道吗?那么看重面子的孩子,怎么可能容忍自己无法参加中期考评这样的事。他一定会偷跑的,那时岂不是更危险?”盖尔轻声劝道。

“你都是剑圣了,是传奇强者了,难道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贝蒂夫人听丈夫的话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马上离开盖尔的怀抱,不满地质问道。

盖尔很无语,剑圣是用来看孩子的吗?

不过,深爱着妻子的盖尔子爵,对于妻子的小脾气,几乎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他只能苦笑着又把她搂了回来,再次劝道:“我当然是看得住了,可是,看得住人,看不住心啊!我们总不能一辈子都把他圈在城堡里吧。那样确实没什么危险,可一个优秀的剑士,一个杰出的继承人,恐怕也就毁了。贝蒂,修斯不仅是我们的孩子,他还是霍顿家族的未来,他需要经历风雨,去寻找自己的强者之路,为撑起这个家,作好准备。”

盖尔的劝解有理有情,贝蒂夫人自知没有更多的理由来阻止,只能大哭起来。她一边拉扯着丈夫的衣襟,一边哭闹道:“我不管,我这一辈子都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陷入危险,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理由,我都不允许他走出城堡一步。”

盖尔也没想到,夫妻俩都近四十岁的人了,妻子竟然突然间又使出少女时才用的赖皮招数,一时间,他哭笑不得,但心中却充满温馨,他更用力地搂紧了妻子,轻轻地摇晃着,嘴里喃喃有声,向妻子做着保证。两人就这样抱着,一直到贝蒂夫人就在丈夫怀里,沉沉睡去。而盖尔在抱着妻子的同时,还温柔地理着她的头发,触摸着她的脸庞,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吻吻她的额头和鼻尖儿。他的嘴角,荡漾着不可抑止的幸福笑容。

突然,盖尔眉头一皱,紧接着又摇摇头笑了起来,低声骂道:“臭小子,行动倒是快。”他身上斗气光辉流转,玄奇的力量将睡着的妻子轻轻地托了起来,就那样飘浮在空中。盖尔引着飘浮的妻子,快步走回卧房。在这个过程中,贝蒂夫人一直甜甜的睡着,竟然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在将妻子入回床上之后,盖尔才收回斗气,然后离开了卧室。他径直去了书房。突破那天对书房造成的破坏,已经被完全修复了。

“格林。”在空无一人的书房里,盖尔突然对着墙角的阴影出声。马上,那里就出现一个全身黑衣头戴黑罩的修长身影。他像飘一样移动到盖尔跟前,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悄悄跟在少爷的后面,保护他,在没有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前,不必救他,尽量让他自己来应付一切。当然,如果发现超出你能力的危险,立即把他们都带回来,优先考虑那些孩子们,必要时,可以放弃军队。”

黑影一点头,无声地回到阴影中,消失不见。

修斯一回到自己的卧室,便立即拾起自己前些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准备离开自家城堡,追上队伍。母亲的话他听在耳里,但心里却不以为然。

真正的贵族男子本就要用手中剑来赢得功勋、土地和臣民,些许危险怎么能阻挡他的脚步。再说,已经离开的队伍里可是有一千名军人,在这么强大力量地保护下猎杀兽人,又能有多大危险?更何况,如此重要的中期考评,怎么能因为母亲的担心就轻易放弃。一旦这事传出去,他修斯日后在人面前还怎么抬起头走路。

所以,修斯在发现自己不可能说服母亲的第一时间,心里就产生了偷跑的念头,并且这念头越来越强烈清晰,直到成为了最终决定。

修斯心里清楚,猎杀兽人的队伍虽然已经离开三天,但他们靠两脚走路,一千几百人的大队伍,拖在路上都好长一节,三天根本走不了多远。

反观他自己,此时却准备骑马代步。四条腿比两条腿跑得快这谁都知道,只用一天时间,修斯自信就可以追上那一队人马。

准备完毕,修斯没有一点犹豫,立即向马厩赶去。

此时,修斯家城堡后部的马厩已经不是一年多前那种只能容纳三五匹马的规格了,而是变成了可以容纳整整二十匹马的大马厩。

修斯看着这座马厩欣慰地笑笑,家里能出现这种东西,不用说也知道有他的一份功劳,父亲在军事方面的智慧尤胜于贤者,能看出骑士团的威力不足为奇。毕竟,纳尔科已经在自己的吩咐下实践了半年这么久,而这一切又都发生在父亲的眼皮底下。父亲没发现骑士团的厉害那是不可能的。

走进马厩,修斯扫了一眼,发现栏里面只有九匹马,不过每栏之前的食槽里却都有上等的马料。

“少爷?您怎么会来这里?”修斯正在找自己喜欢的马,冷不妨马栏后面突然站起一个人来,是纳尔科,他有些惊诧地看着修斯,不过,当他又看到自己少爷背后的那个小包裹时,眼睛里立即现出了然的神色,连忙追问道,“少爷,您是要出去?您的伤可刚刚才好,大人和夫人同意了吗?”

修斯闻言眼睛一阵乱转,他心里暗骂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连马后面还藏着个人都没有觉察。纳尔科才六级,而自己都九级了,却反而被对方先发现,要是遇见敌人也这样粗心,恐怕自己的小命都要交待掉。

不过,心中闪过这么多念头,在现实中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修斯立即笑着点头,装出一付理所当然的神色,对眼中露出狐疑光芒的纳尔科说:“那是当然,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中期考评又那么重要,我怎么能不去参加呢?我来马厩就是想找一匹好马追上去,才刚刚三天,应该还赶得上。”

不过修斯发现自己的表现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纳尔科眼中怀疑神色却丝毫不减。

“夫人和大人都同意了?少爷,我指的是您的父母都知道您要去参加中期考评,而且他们还都同意了。”在说话的同时,纳尔科一直盯着修斯的表情。

修斯心中升起一阵无奈,要哄骗纳尔科这种经验丰富、思维缜密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再多说的话,很可能立即就露馅了。于是他决定强硬一点,以少爷的身份暂时压下纳尔科的疑惑,只要自己出了城堡,一切就都好说了。

“我刚才说过了,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你怎么问题这么多,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们。不过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你手里的那匹马,对,就是它,我就用它了,把缰绳给我。”修斯故意露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边说话边走过来,伸手抢过缰绳,将纳尔科刚刚装好鞍具的那匹毛色油黄明亮的健马从栏中牵了出来,又直接将身上的包裹和剑都挂在马鞍上,不给纳尔科多话的机会,麻利地翻身上马。

“唉,少爷,先等一等......”,眼见少爷双腿轻轻一夹,马匹嘶鸣一声就迈起了小碎步向马厩外小跑出去,纳尔科立即急了,他抬腿便追了上去,连声叫喊。可奇怪的是他才说了半句,却突然又没了声音,修斯跑出马厩门后特意回身看了一眼,却发现纳尔科面色古怪地站在那里,模样很奇怪。

修斯和纳尔科是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关系亲密,虽然他很想趁此机会纵马扬鞭飞驰而去,但老友似乎出了状况,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扭头就去。于是他大声喊道:“纳尔科,你没事吧,刚刚喊我干什么?”

此时纳尔科的焦急神色却出人意料的平静了下来,他突兀地点点头,然后便笑呵呵地出了马厩,对修斯说道:“我没事,刚才喊住少爷是想问问,您知道你的同伴们都在哪里吗?军队可是已经出去三天了。”

修斯一听这位忠心的老侍卫是担心这个,脸上现出笑容,点点头道:“当然不知道,不过找到他们并不难。一千多将近两千人的大队伍,行军过程中留下的痕迹是很显眼的,我在学校里学过斥候的相关课程,又有马匹代步,找到他们花不了多长时间。”

纳尔科明显没想到少爷会这么说,他神色一怔,但随后笑容更甚,朝少爷竖起大拇指,喜道:“没想到少爷已经有了这样的高超能力,看来您在学校过得非常充实,这样一来,我也更放心了。不过,大队伍毕竟已经走了三天了,我还是直接告诉您他们的去向吧,也免得您浪费时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