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都市 > 追求永生路迢迢 > 第1545章 转朱阁楼台大晾活人

追求永生路迢迢 第1545章 转朱阁楼台大晾活人

作者:人一介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2-15 06:32:55 来源:九九九文学

太强了,太无敌了,这简直是满分狂魔啊!

楠尽委这次打破了分数纪录,可在百里良骝的面前,却黯然失色,不值一提。手机端

“真是丢人,只拿到700分,令大家失望了。”

百里良骝看着全班同学震惊的目光,摇头叹道,不留痕迹地装了一回大尾巴鹰。

淼水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朝百里良骝吐了吐舌头道:“百里良骝,你这骗子,藏得太深了。”

“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要给我补习的呀。”百里良骝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道:“不如今晚我给你补习,我们还是奖惩同样的东西,但是要加倍。”

“讨厌。”淼水柔撅起粉嘟嘟的小嘴,俏脸一红,扭头不理百里良骝。

突然,楠尽委站了起来,指着百里良骝,面色狰狞道:“不可能,你这渣渣怎么能得到700分,你一定是作弊了,这个分数是假的。”

见楠尽委如此失态,柳絮?面色一冷道:“楠尽委同学,学院的老师对百里良骝的试卷已经做了检查,根据他的解题思路来看,他绝对没有作弊,这个700分是他实打实得到的。”

听到这话,楠尽委连最后的借口都没有了,他面色铁青,目光躲闪,连看都不敢看百里良骝。

他刚才还处于天堂,这会突然就落下了地狱。

而且将他打下地狱的人,是个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的对手。

“怎么,敢赌不敢认吗?”百里良骝淡然一笑,调侃道。

楠尽委身体一颤,面色胀得通红,让他交出班长之位可以,但叫百里良骝一声“爷爷”,这太难了。

面对全班怜悯的目光,他也没脸留下,使劲一脚踢开椅子,朝着教室外跑去。

见楠尽委跑了,百里良骝根本没在意。

至于当班长,他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他退休就是为了悠闲的生活,那些繁杂的事情,他可不想再掺合。

不过那声爷爷,早晚得让楠尽委叫出来。

等楠尽委跑出教室,柳絮?还没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她知道,百里良骝和楠尽委之间肯定有什么约定。

成绩公布之后,柳絮?又叮嘱了些假期的注意事项,宣布了放假。

至此,班里同学看向百里良骝的目光都变了,充满了敬畏,这哪里是学渣,这明明就是一个隐藏很深绝顶级别的超级学霸。

出了教室,百里良骝本来想和淼水柔一起走,但淼水柔刚才听了他说晚上补习,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哪里还好意思和百里良骝待在一起,害羞地跑开了。

百里良骝独自走出教室,顿时有些茫然,现在学校放假了,他闲得不知道该做什么,难道整天跟着淼水柔保护她?

虽然百里良骝很愿意,但这样好像有些……不太好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柳絮?的声音:“百里良骝,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美女老师有请,百里良骝当然乐意,笑嘻嘻地就跟了上去。

前往办公室的路上,柳絮?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幽玲,你这大捕头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噢,百里良骝?我们班正好有个百里良骝,对,学习委员叫做淼水柔。什么,是你的合租人,你们住在一起?”

说到这里,柳絮?回头看了眼百里良骝,压低声音道:“百里良骝可是很厉害,这次期末考试他虽然有一科迟到差点儿没考成,,但是结果七科竟然都得到了满分。”

“而且他为人特别正直,刚入学第一天就帮淼水柔打了小混混,而且还帮我拿到了课题研究经费。”

“啊!你说他流?,我没发现呀。”

“不跟你说了,他就在我后面。”

柳絮?挂断了电话,自以为说得小声,却不知道以百里良骝的耳力,不止是她的话,就连手机听筒里的话全都听见了。

“柳老师和百里幽玲竟然认识,这世界也太小了。”百里良骝心头暗道,跟着柳絮?进了办公室。

柳絮?把手中的东西放好,看向百里良骝,带着几分歉疚道:“百里良骝,前几天考试的时候误会你了,还说你不思进取,却不知你是胸有成竹,我在这里为我说过的话表示抱歉。”

“柳老师,咱们谁跟谁呀,不必介意。”百里良骝摆了摆手,话锋一转道:“要不这样,你请我吃个饭,我就原谅你了。”

“本来我就打算请你吃饭,走吧,我位置都已经定了。”

柳絮?咯咯笑道,妩媚的神态显现出无与伦比的妩媚,把百里良骝的眼睛都看直了。

“你看什么看?”柳絮?美眸一瞪道。

百里良骝挠了挠脑袋,一副纯真的表情,道:“柳老师太漂亮,天仙都比不上你,我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就你嘴甜。”柳絮?笑了笑,她面对百里良骝,却是生不起气来。

两人下了楼,百里良骝骑上自行车,载着柳絮?出了学校。

柳絮?对百里良骝十分信任,直接坐在大杠上。

美人在怀,百里良骝连忙分散注意力,问道:“柳老师,咱们去哪里?”

“君临酒店。”柳絮?说了个地点,神秘一笑道:“除了请你吃饭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惊喜给你。”

惊喜!

到酒店吃完饭之后,难道要和我是畅谈人生。

百里良骝心底暗笑,脚下蹬车的速度加快,不一会就到了君临酒店。

将自行车停好,百里良骝和柳絮?朝着酒店里走去。

柳絮?这样的大美人,加上天生的妩媚气质,她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酒店大厅里的目光,如同葵花向阳一样,全都自动扫射过来。

尤其是几个路过的中年男人,看得口水都快流了下来,连忙吸气把大肚腩收起来,生怕被美女看到了自己丑陋的体态。

柳絮?早已习惯了成为男人的焦点,眉头都没皱一下,很自然地和百里良骝上了电梯。

在五楼一个包间前停下,柳絮?看向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大汉,道:“告诉一下李大头,我和百里良骝到了。”

李大头?!

柳老师你给我的这个惊喜,也太惊喜了吧。

百里良骝心里腹诽,柳絮?却不知他所想,转头道:“李大头要报复你,我好不容易才劝服他。我摆了这桌酒,只要你们喝一杯酒,一切就冰释前嫌,他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

区区黑熊武馆的少主,百里良骝根本没当回事。

可现在竟然要摆酒求和,如果被那些探险队员知道,肯定得笑掉大牙。

别提一百单八将,就是最差的一个队员,也会把自己笑死。

不过百里良骝可不会相信李大头,这种睚眦必报的人,不可能因为柳絮?的几句劝说,就放弃报复。

“我就看看你要耍什么花样。”

百里良骝心底暗道,表面上却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对柳絮?道:“柳老师,你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柳絮?微微一笑,道:“我是你的班主任,当然要帮你。”

这时门口的黑衣大汉把门打开,让到了两边,示意百里良骝和柳絮?进去。

百里良骝进了门,只见李大头脸上的纱布已经取下,下巴上有个伤口,嘴里种了陶瓷牙,大喇喇地坐在主位上,一脸阴冷地看着他。

当柳絮?进来,李大头看过去,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舔了舔嘴唇,指着对面的座位:“柳老师请坐。”

柳絮?拉了下百里良骝,两人在李大头的对面坐下。

“李大头,你和百里良骝的恩怨都是误会,今天喝了这杯酒,就希望你不要再追究,放过百里良骝。”

柳絮?放低了姿态,在她眼里,黑熊武馆根本是无法抵抗的存在。

李大头瞥了眼百里良骝,傲慢道:“柳老师,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绝不会放过他。不过既然你已经出面,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和他喝酒言和吧。”

“多谢李少不杀之恩。”

百里良骝很是配合地拱了拱手,脸上满是畏惧之色。

李大头见此,冷哼一声道:“哼,知道我的身份,现在害怕了?真是没胆气,如果我是你,不管对方是谁,一定宁死不屈。”

见李大头装逼,百里良骝心底暗笑,表面上却奉承道:“对对对,李少勇敢坚强,高风亮节,英明神武,我这种人怎么比得上。”

看着百里良骝对自己溜须拍马,李大头脸上的笑容更浓,眼神更得意了。

不过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端起倒满了红酒的高脚杯,对百里良骝和柳絮?道:“好了,别废话,干了这杯酒,咱们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好,干杯。”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端起高脚杯,把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柳絮?也是豁出去,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她也一口就把红酒干了,顿时两团红晕浮上脸颊,眼神有些迷离,更是妩媚动人,惹人遐想。

见两人把酒干了,李大头眉毛挑动了下,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

“我……我头好晕……”

突然,百里良骝捂住脑袋,话没说完,咚一下栽倒在了餐桌上。

“百里良骝,你……”

柳絮?站起来想要扶百里良骝,却脚下一软坐回了椅子上,眼神一片迷蒙,脑袋刚刚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却已经瘫软在椅子上,晕了过去。

看着趴在桌上的百里良骝和柳絮?,李大头冷笑一声,站起来道:“白痴,真以为我会放过百里良骝这个傻瓜装逼犯?现在你们俩喝了红酒里的迷药,只能任我宰割了。”

“哼,百里良骝你这个穷逼竟然敢打我,老子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要把你关起来慢慢折磨。”

李大头瞥了眼百里良骝,摸着下巴上的伤口,眼神中满是阴冷之色。

这些天,他一直在谋划怎么对付百里良骝,却不料柳絮?主动联系他,向他求情,让他放过百里良骝。

柳絮?这样的妖媚美女,早就被李大头列入了狩猎目标的对象,他当即假装答应柳絮?,决定借着这个机会,把百里良骝除掉,把柳絮?占有。

此刻见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李大头的心里充满了兴奋。

当然,接下来,他要干更令他兴奋的事情了。

他看了眼仰躺在椅子上的柳絮?,搓了搓手,从餐桌下拿出一个录像机来,放在旁边的餐边柜上,调整了下角度,正好将整个房间的画面全都拍摄进去。

做好这一切,他一脸**现世的神态朝柳絮?走过去:“奶奶的,这女人也太妖孽了,每次一看到她,脑子里就全部是啪啪啪。以前追不到你,这次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可别怪我不知道怜香惜玉!”

李大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脱下裤子后,他盯着脸上蒙了层红晕的柳絮?,骂骂咧咧道:“他爷爷的,怎么漂亮女人都关心百里良骝,那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

说完,李大头冷哼一声,朝着柳絮?的身上扑了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声音:“来,回过头,很好,摆个正面,笑容再荡一点,大腿再张开一点。”

听到声音,李大头吓得一哆嗦,连下面的三寸丁都软了下来。

他赶忙回头一看,只见百里良骝手中举着他的录像机,正认真地在拍摄。

“你……你不是晕倒了吗?”

李大头面色骤变,瞥了眼旁边空了的高脚杯,惊呼道。

百里良骝没有理会李大头的问题,把手中的摄像头往下移,对准了李大头的胯下,笑道:“我擦,你这小鸡崽,只怕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比不上吧。”

“擦尼玛,找死!”

李大头勃然大怒,抓起餐桌上的盘子,就朝百里良骝的脑袋上砸去。

百里良骝手中的录像机继续进行着拍摄,另一只手轻松将磁盘抓在了手上,身影如鬼魅般,瞬间靠近到了李大头的身前。

“你……你别过来!来人啊!”

李大头吓得忙往后退,朝着门外喊道。

在门口守着的两名黑衣大汉听到声音,连忙推门进来,一见少爷竟然没穿裤子,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一起朝着百里良骝扑了上来。

“滚!”

百里良骝冷喝一声,右腿横扫过去,两名黑衣大汉直接被踢飞出去,撞在餐桌上,将餐桌掀翻,杯盘狼藉。

“快起来,打他!”

李大头朝着两人喊道,却发现两个手下没有任何反应,已经晕了过去。

他身体一颤,看了眼百里良骝,连忙转身,也不顾自己没穿裤子,飞快就往门外跑。

百里良骝一个闪身将其拦住,后脚跟一勾,把门锁上,挥手一耳光抽在了李大头脸上。

啪一声脆响,李大头原地转了个圈,摇摇晃晃地站稳,吐出口血,连带着刚刚种的陶瓷牙也全掉了。

他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指着百里良骝,色厉内荏道:“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你爷是谁我都不管,遑论你爸!”

百里良骝冷笑一声,反手又是一耳光,把李大头抽得眼睛直冒金星。

“你死定了,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

李大头作为黑熊帮的少主,他别说被人打,就连骂也没被骂过,可现在接二连三被百里良骝殴打,他恨不得把百里良骝杀了。

“让你学别人做坏事,连老师都不放过,你小子是人吗你?”

百里良骝根本没理会李大头的威胁,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比刚才的力道更大,把李大头抽得脑袋嗡嗡发响。

“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

啪。

“我爸是黑熊帮的老大,你死定了。”

啪。

“我擦尼玛。”

啪。

“我……我错了,别打了,求求你放了我。”

接连几个耳光下去,李大头的两边脸颊高高地肿起来,整张脸都扭曲变形,他不敢再嚣张,不停地向百里良骝求饶。

此刻他看向百里良骝,就像看到了恶魔,一个不讲任何道理,不怕他任何背景的恶魔。

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助,感觉到黑熊帮少主的名头不顶用。

“你刚才不是说,面对强敌的时候,宁死不屈吗?”

百里良骝鄙夷地看着求饶的李大头,这种人嘴上说得厉害,却没有半分骨气。

“如果老子不是正在休假了,你这种人根本不能在我面前活过三秒钟。”

百里良骝一脚将李大头踢翻在地上,冷声道:“不过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十分钟后,百里良骝抱着柳絮?出了君临酒店,走出大门的时候,他回头朝着五楼的窗户望去。

只见窗户外,一根长长的杆子伸出来,上面挂着个脸肿成猪头的天体男子。

男子身上除了条穿过腋下将他挂在杆子上的布条外,没有任何的遮掩,将他丑陋的体态完全暴露了出来。

尤其是双腿间的小虫子,更是小得可怜。

“哇靠,我见过晾衣服的,没见过晾人的。”

过往的路人中,终于有人发现了五楼的情况,惊呼起来。

君临酒店下的人反应过来,都抬头望着五楼的“奇景”,一个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掏出手机拍摄,在朋友圈里迅速传播。

“这小子的脸好大,肿得只剩下眼睛缝了。”

“奇闻呀,绝对是明天的头条。”

“谁这么狠,竟然这样捉弄人,不过我好喜欢呀。”

人群议论纷纷,一名负责给李大头开车的黑熊帮成员也是站在人群中,嘻嘻哈哈地看着热闹。

可是突然他发现那个天体男有些面熟,再一看那个窗口,五楼,朝东,第三个……

“我擦,那不是少爷吗?”

黑熊帮成员反应过来,连忙朝着楼上跑去。

百里良骝看着越聚越多的人群,瞥了眼挂在空中,随风微微摇晃的李大头,把柳絮?放在大杠上,骑着车走了。

朱炜接到李大头被人晾在窗户外的消息时,他正在享受快乐时光。

得到这个劲爆的消息,他没有丝毫迟疑,连忙带上相机,飞也似得朝着君临酒店赶去。

看到从窗外救下来,整张脸变形的李大头,朱炜嘴角一抽,遗憾地把相机收起来,连忙上前道:“大头……你这是怎么搞的?”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李大头气得直哼哼,刚才被晾在窗外,他看着楼下围观人群戏谑的目光,感受到了此生最大的耻辱,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朱炜见李大头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安抚了好一会,等李大头的情绪平静了些,他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把你晾……挂在外面的?”

李大头细成一条缝的眼睛里透着杀意,咬牙切齿道:“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个人,本来想收拾他的,没想到那王八蛋竟然连药都迷不倒。而且还特别能打,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爷爷的,竟然连黑熊帮的少爷也敢打,还把你挂在窗外,简直是挑衅我们黑熊帮的威严。”魏勇冷哼一声,道:“大头,别那么麻烦了,你给我说是谁,我现在就带人去把他抓了,扔到河里喂鱼。”

“录像机!录像机里面应该有他的样子。”

李大头抓起地上的录像机,把刚才录的影像放给朱炜看。

当朱炜看到百里良骝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时,他倒吸一口凉气,顿时就傻眼了。

这人尼玛岂止是能打,简直是超级能打,连黑熊帮最强的顶梁柱都能一拳打飞,更别说你手无缚鸡之力的李大头了。

朱炜心里腹诽,他怎么也没料到,李大头要对付的人,竟然是敲诈了他七百万的百里良骝。

他指着录像机里的百里良骝,皱眉问道:“大头,你要对付的人,就是他?”

“就是这个王八蛋,他已经打了我两次,他必须死。”李大头愤怒道。

朱炜皱了下眉头,知道这件事他已经做不了主了,因为他根本没实力对付百里良骝。

可是李大头被晾在窗户外,这件事肯定很快在教育院传开,如果他们黑熊帮不复仇的话,必然会被其他势力看不起,到时候将影响整个帮派的发展。

“看来这件事,只能交给老大处理了。”

魏勇暗暗摇了摇头,悄悄给黑熊帮的老大李双头打去了电话,把有关百里良骝的情况说了以后,李双头沉默了好一会,只说了一句话。

“暂时按兵不动,我会想办法让他死的。”

百里良骝不知道柳絮?家住在哪里,他也不能把柳絮?带回家,所以干脆找家酒店开了房,把柳絮?扔在了床上。

看着躺在床上的柳絮?,百里良骝不禁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找李大头说和的做法虽然有些傻,但却是为百里良骝费了心思,令他十分感动。

突然,床上的柳絮?传来一阵梦呓,抬手在脸上扇风,口中迷迷糊糊叫道:“好热呀……”

“看来李大头在她那杯红酒里肯定加了东西。”

百里良骝嘟哝了句,只见柳絮?竟是坐直了身子,眼神模糊,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皱着眉头对百里良骝道:“我好热,怎么这么热呀!?”

“你中毒了,当然热。”

百里良骝白了眼柳絮?,右手食指快速在柳絮?的身上点了几个穴位,渡过去一些真气,将其体内的药力化解,然后扶着柳絮?躺下。

紧接着,柳絮?的呼吸声逐渐平息,渐渐地平静下来,眼睛闭上,进入了梦乡。

“还好我定力够好,不然就被你毁了清白。”

百里良骝给熟睡的女孩盖好被子,自己则躺在旁边另一张床上,静静地入睡。

一夜过去,当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柳絮?嘤咛了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有些迷糊,随即才想起自己昨天被李大头给下药迷晕了,顿时心头咯噔一跳,暗道不好。

她腾地坐起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是在一家酒店房间里。

酒店,衣衫不整,这种情况,那岂不是说自己被坏人给祸害了?

“柳老师,你醒了?”

突然,旁边那张床上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柳絮?连忙朝那边看去。

与此同时,百里良骝睁开眼,看到坐在床上的柳絮?,笑道:“柳老师,早上好。”

“啊!”

一声尖叫在房间里响起,柳絮?连忙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惊恐地看着百里良骝:“你怎么会在这里?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百里良骝一脸茫然地看着柳絮?,皱眉道:“柳老师,昨天你被李大头迷晕,我把你救了,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所以就把你送到了酒店来,我对天发誓,除了这些,我什么都没做过。”

柳絮?愣了下,秀眉微蹙,白嫩的手臂伸出被窝晃了晃,道:“那我为什么身上没有穿衣服?”

“我还想问你呢,一大早你穿个罩罩在我面前秀,我还以为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妙不可言的事情呢。”百里良骝一脸无辜道。

柳絮?昨晚虽然失去了理智,但她没有失去记忆,此刻她努力一回忆,发生的事情顿时浮现在脑海。

想到自己撕扯衣服,对百里良骝不断地说“我要”,扑进百里良骝的怀里,她的耳根子瞬间就红了,脸上露出羞愤之色。

暗道:“真是太丢人了,我竟然对自己的学生做出那种事情,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偷偷瞄了眼百里良骝,见百里良骝正盯着自己,她脸上满是尴尬,连忙把头缩进了被窝里,心头嘀咕道:“还好他为人正直,不然的话,昨晚我这辈子的第一次可就没了。”

如此一想,柳絮?是越发佩服百里良骝。

她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她一直以为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她,更遑论昨晚她投怀送抱,百里良骝竟然都能把持住,令她是刮目相看。

要知道柳絮?因为妩媚体质的关系,她一直对男人有一种固定的成见,认为男人都是单纯喜欢女人的身体。

而百里良骝一次次的举动,使她对男人的观点有所改变。

突然间,她的心跳加速,扑通扑通的,竟然对百里良骝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柳老师,既然你想要占有我,那我就只能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来吧!”

就在柳絮?心底胡思乱想的时候,百里良骝的声音从被窝外传来。

她探出脑袋,看着一脸勇敢坚决的百里良骝,皱眉道:“谁说我想要,你别胡说。”

百里良骝瘪了瘪嘴,疑惑道:“你不想要?那你一大早只穿着罩罩干嘛,难道不是想和我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柳絮?欲言又止,她当然不会告诉百里良骝,她已经想起来自己有解除一切束缚深度睡眠的习惯,身上的衣服都是昨晚自己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就脱掉的。

她咬了咬嘴唇,嘤咛道:“反正不是招引你,跟你没有关系,你别胡说八道。”

“好吧,我去洗手间,你先把衣服穿好。”

百里良骝耸了耸肩,朝着洗手间走去,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柳絮?并不知道百里良骝是故意捉弄他,等百里良骝把洗手间的门关上,她连忙把衣服裤子穿好,又捋了捋头发,把自己收拾整齐。

然后她坐在床边,陷入了纠结之中。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我还怎么和他相处?”

“一个当老师的,竟然对学生投怀送抱,真是太没有师德了。可是昨晚我也是中了李大头的计,怪不了我呀。”

“但今天早上我只穿了内衣,在他面前出现,这可有些说不过去……”

就在柳絮?心乱如麻的时候,百里良骝敲了敲洗手间门,道:“柳老师,你穿好衣服了吗?”

“等……等等……”

柳絮?连忙道,心头是一阵慌乱。

百里良骝接着道:“柳老师,其实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误会,你不用放在心上。而且也怪我,我不应该和你住在一个房间的。你放心,我不会把事情告诉任何人,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听到这话,柳絮?心里一暖,觉得百里良骝是那么体贴人,成熟得一点也不像是学生。

“百里良骝,你出来吧。”

柳絮?整理心情,镇定了许多,等百里良骝出了卫生间,她便进去洗漱。

临出门时,柳絮?拿起自己的外套,这才发现扣子昨晚被扯坏了,根本没办法扣上。无奈之下,她只能敞开穿,将里面性感的吊带衫暴露出来。

两人出了酒店,在旁边的一家小店吃早餐,柳絮?一直没怎么说话。

吃着吃着,她突然抬头看着百里良骝,认真道:“百里良骝,昨晚谢谢你。”

“柳老师,咱们自己人,你不用这么客气。”百里良骝笑了笑,把一个小笼包夹到了柳絮?的碗里。

“柳絮??!”

就在此时,突然小店门口传来一道惊疑的声音,柳絮?抬头一看,秀眉顿时皱成了一团,眼中闪过厌恶之色。

“哟呵,果真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人了。”

又是一道声音传来,还是那个人,语气比先前多了几分调侃和怨恨。

百里良骝抓起一个包子,一边咬着,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西装,面相俊朗的年轻男子,冷笑着朝这边走过来,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名打扮妖艳的女人。

“柳絮?,这是你男人吗?穿得这副穷酸样,肯定是个穷逼吧?真不知道你是什么眼光,老子有钱有势你不喜欢,竟然喜欢这样的穷鬼。”

男子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居高临下地看着柳絮?,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却又掩饰不住深深的贪婪。

“李崖冬,请你让开,我不想看到你。”柳絮?的表情很淡定,说完就低头吃东西,根本没理会那叫李崖冬的青年。

李崖冬追了柳絮?很久,却一直没有被接受,让他怀恨在心。

此刻再次被无视,他心中更是怨气爆发,一拍桌子,喝骂道:“你个臭?子,给你脸还不要脸了是不,看你这样子,昨晚上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说着,李崖冬突然眼睛一亮,指着柳絮?没扣上的衣服,笑道:“哈哈,连衣服纽扣都扯破了,你昨晚是玩得有多疯狂,你这男朋友的吃相也太难看了点,他是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

柳絮?连忙紧了紧衣服,气得身体一颤,瞪了眼李崖冬,懒得和这种人渣理论,拉着百里良骝道:“走,别理这种只会靠家里父辈的废物。”

李崖冬最听不得别人说他靠家里,一听柳絮?的话就怒了,伸手朝柳絮?的头发抓过来,骂道:“臭?子,你说谁是废物?”

不过他手还没伸直,旁边突然飞过来半个包子,刚刚塞进了他嘴里,把他噎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面色胀得通红。

百里良骝看着被半个包子噎住的李崖冬,淡笑道:“都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今天还真见识到了。”

那半个包子,正是他刚刚啃了一口,然后扔出去的。

见李崖冬噎得出不了气,他旁边打扮妖艳的女子顿时急了,拍着他的后背:“崖冬,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

眼看李崖冬已经有些翻白眼,柳絮?也是担心起来,对百里良骝道:“怎么办,如果他噎死了,你可得坐牢的。”

“放心,没事。”百里良骝说着,又啃了口包子,然后把剩下的一半扔进了李崖冬张开的嘴里。

咕噜一声,李崖冬卡在喉咙的包子吞了下去,口中则是咬着百里良骝刚刚扔出的包子。

“呸呸呸……”

李崖冬喘过气来,连忙把嘴巴里的包子吐了,指着百里良骝骂道:“你个王八蛋,竟然敢给老子吃你剩下的包子,还有,你刚才骂谁是狗?”

“谁吃剩包子,谁就是狗。”百里良骝冷笑道。

李崖冬目光眯缝了下,没有理会百里良骝,转头指着柳絮?,骂道:“臭?子,就这种档次的男人,你竟然也看得上,你瞧他穿的这身衣服,加起来有二十块钱吗?你竟然愿意被这种男人上,老子以前看上你,真是瞎了眼。”

听到如此侮辱的话语,柳絮?气得面色通红,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作为老师的她,根本不知该如此反驳。

见柳絮?不说话,李崖冬冷哼一声,朝百里良骝走过来,骂骂咧咧道:“王八蛋,捡老子的破鞋是吧,骂老子是吧,老子现在就让你后悔。”

说着,李崖冬一拳就朝百里良骝的脑袋砸了下来,速度飞快,还挺有几分威势,把周围吃早餐的食客都是吓得往旁边躲。

不过他的拳头还没碰到百里良骝,就被一双手紧紧握住了手腕。

“擦尼玛,敢反抗?老子练过拳击的,分分钟打死你。”

李崖冬破口大骂,想要把手收回来,却发现仿佛被铁钳夹住了一般,不能移动分毫。

他脸色顿时就变了,另一只手挥拳朝着百里良骝打了过来。

但他拳头还没打直,百里良骝用力一拧他的手腕,他就痛得往桌子底下缩,嘴巴里嗷嗷嗷地直叫。

李崖冬只觉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瞪着百里良骝道:“擦你妈的,放开我。”

咔嚓。

回答李崖冬的是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百里良骝没有任何留情,直接把李崖冬的手腕掰断,然后一脚踢在李崖冬的胸口。

李崖冬犹如死狗一般,蜷缩在地上,捂着手腕大叫:“我的手,啊!我的手。”

手腕传来的剧痛,令他面色都白了,额头上冷汗直流。

他咬着牙,看向一脸淡定的百里良骝,眼中闪过狠戾之色,骂道:“小子,你死定了,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杀你全家。”

百里良骝目光微微波动了下,坐在椅子上,俯身抓住了李崖冬断掉的那只手,用力一折,咔嚓一声,将其大拇指折断。

“啊!我擦你妈,混蛋,你死定了。”

李崖冬嘶声大叫,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但他还不忘咒骂百里良骝。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百里良骝俯视着李崖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说擦……”

咔嚓。

又是一道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百里良骝直接把李崖冬的食指也掰折了,伴随着这道声音,小吃店里的人都是心里咯噔一跳,看向百里良骝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这个年轻人虽然不嚣张,但出手实在太狠毒了,而且这么淡定,仿佛他手中的不是人,而是一个玩具。

“你再说一次。”百里良骝冷声道,打破了早餐店的寂静。

李崖冬也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角色,疼得身体都颤抖了,还是骂道:“我擦……”

咔嚓。

这一次,百里良骝折断了李崖冬的中指,骨裂的声音,令周围的人头皮发麻。

这一瞬间,就连柳絮?都觉得百里良骝有些陌生,那散发出来的森森冷厉气息,甚至让她怀疑,眼前是那个笑嘻嘻的学生百里良骝吗?

到了此时,李崖冬终于感到了恐惧,这种淡定掰断手指的做法,简直就不是人能做到的,至少在他见过的人当中没有。

他疼得泪珠在眼眶中打转,放下颜面,打算求饶。

可他还没来得急开口,百里良骝抓住他的无名指和小指,咔咔两声,直接将他右手五个手指全都掰断。

“啊……”

追求永生路迢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