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骑士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骑士 > 历史 > 回明之我和闯王是兄弟 > 第五十一章 练兵贰

回明之我和闯王是兄弟 第五十一章 练兵贰

作者:1个小仙女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10 03:58:19 来源:潇湘男生

第二天,不消说就是正步,这个更是李九州的拿手好戏,吃了昨天赤脚的亏,李九州真是狠狠给自己了一巴掌。

昨天晚上,共济会连夜赶了三百来双草鞋出来,做工非常暴力,草裹上牛筋熬,最后剪个鞋底的形状就行。只要注意鞋底平一些,草不要扎脚完全是OK 的。

本身这些牛筋是用来给枪械浇缝儿闭气用的,一帮苦汉子被李九州整治得没办法,恰巧阎王女路过说了这么个主意。

谁还能跟自己的脚过不去?

李九州表面上还严词拒绝了几句,实际上内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儿!心里盘算开了,这阎王女果然还是个走荒野的,办法就是多!

第二天早上,一众汉子领到自己的新鞋,训练都眉开眼笑的,看来自古男人都爱鞋啊!李九州算是明白为何古代皂靴都做得那么扎眼了。

男人的鞋,直接代表了品味!档次!身份!跟别的物件儿它到底是不一样!古代的玉可以无缝对接现代的表,但是鞋却是没变过,只是现代产生了品牌这个概念。

没二话,该练的要练!李九州也没想到这草鞋加上牛筋,竟然能这么舒服!虽然还是扎了一些,好歹能媲美劳保鞋的脚感。

反正自己军训也就穿的几块钱的劳保鞋,这下心里有谱了。

一众汉子走得勤,老汉坐在城头叼着个兔子腿,阎王女站他后面捏着肩。这场面相当温馨。

“乖女啊,爹传给你的手艺,你就这么给外人使唤了?”老汉抱着一条腿把子说道。

“我这可是为了咱们同济城好!这牛筋窝锅里不知道熬了多久了,我算过了,火工做枪的速度赶不上牛筋熬成的速度!现在又没敌人,趁这个功夫,做了鞋也算是增添咱的战力!一身的本事,没鞋少四成,这可是爹爹你教诲的!”今儿个,阎王女倒是敢顶她爹了。

老汉嘿嘿笑了几声,一口气出长了开始咳嗽,声音得像个快断气的老乌鸦。

“我可不是说你给大家伙儿出这个主意的事儿,我问你,李九州的鞋谁做的?”老汉回头瞄了一眼,面上狡黠。

阎王女一下捏紧了老爹的肩膀:“自然、自然是几个婶子做的大样,最后火工借畜力压紧的!”

老汉被自己女子狠狠捏住肩头,一口咳嗽又顶上来了,这回真的快死了。

父女二人好一会儿手忙脚乱,老汉才运过气,指着阎王女:“牛筋草鞋,最要紧的是三浇水,大样一浇水,压紧两浇水,第二天早上过趟沸水是三浇水,一步不能少!可我看啊,大伙儿的鞋怎么都是死鞋底儿?我看啊,李九州的却不一样!”

阎王女刚把她爹拍活,这会儿一羞,手腕不自主又使劲儿!捏得老汉怪叫一声。而后知自己失手,恨恨剁了一剁脚,捂着耳朵就跑了。

老汉从怀里又撕了一条兔子腿叼嘴上,迈着济公一样的步伐,转悠到马厩,伙同王把头还有几个能动唤的老兄弟,出城巡逻去了。

同济城的安生,说到底还是全凭老斥候哥儿几个提防,这帮年轻的,就是楞!大草原上等到都能看见敌军了,也就死到临头了。

要吃下同济城,老汉现在起码要折四百骑,敌人才能冲到近前,他们的刀子才能开始见血,再折上四百条命,敌人才能进城,进了城胜负手四六开来。

估摸着起码得两千人以上的队伍,战马瞬息奔徙、进城加上层层铁盾,方能吃下同济城。

共济会厉害的火器很多,主要是使唤灵活地人到底太少,简简单单闭气、瞄准、放枪,大伙儿就是打不准!

所以独头弹都是大伙儿碰运气的,主要是霰弹,要不是铁壳子做了板甲,头顶箭雨哪里能让敌军在来的路上,就折400骑?

同济城现在最好是能太平,老汉根据上次的战况,粗粗估计了一下,同济城若是有枪手七百,各位全着铁甲,城门加上角楼里的火炮不停。

方圆一千里,只要龟缩在城里,那就是最大的王八!

可惜现在共济会的武德刚刚起步,老汉得小心呵护啊!

骑兵行进,赶路的时候,若只是马蹄小跑,分批运动,三十人一个纵队,并三纵为一横,十横为一部,众部分散开跑,是很难听见声音的。

未等擅长地听的斥候听见,敌军的骑兵就已经进入视界,一个斥候若是被被大队骑兵看见,最省心的办法就是一刀划自己脖子上。

除非有良种快马,不然绝对逃不过大队骑兵索命!

不论汉唐还是明朝,中原军队最吃亏的地方,就是敌方骑兵神出鬼没。

人家的骑兵小跑接近,珍惜马力,等距离近了,纵马狂奔,狂催胯下马力,花上马匹三成力气的距离,骑兵就到脸上了。

再花一成马力交锋,悠悠回撤的时候放箭,回去换一匹继续。

这种消耗战打下来,守城还好,野战,几乎是必亡。

老汉行走江湖的法宝,就是一口听地,表面看是一个烂屁股的大碗,实际上内有玄机。

老汉这口听地,内部刻有纹路,回环上升的螺纹,外边粗不拉擦的粗瓷,里面却光滑有釉,这是走了鬼运,捡的不知那个前辈的玩意儿。

仅凭耳朵,大队骑兵行军,大概能听六七里,若是敌人纵马狂奔,才能听个十几里的样子,这种预防方式在草原上基本就是等死,原因是在草原上,这距离敌人能看见自己。

使唤地听,大概能远一些,两者多个三四里的样子,老汉这口不同!普通行军能听个四五里,战马狂奔却能足足多出六七里。

别小看这点差距,这可是接近两分钟!这种时候,两分钟就是小命!

与哨兵不同,老汉主要干的是游哨,就是这口碗,留了老汉的命到今天。说实话,看这口地听,有年头儿了。

估计又是一个洗戟认前朝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